行业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新闻 >

当代戏曲编剧的文化自信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戏曲艺术作为传统“文脉”,其传承与发展的成绩如何,关键表现在是否能创作出融本土戏剧艺术美学风格和时代审美趣味于一体的、既能体现传统文化精神又契合当代意识的作品。作为综合性极强的戏曲艺术来说,这要依靠编导演、音乐、舞美各个方面的努力,但我们必须承认,在决定这个作品良莠精粗的初始,“一剧之本”的作者——编剧的作用尤其重要且无可替代。因此,当代编剧应该具有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深入了解和把握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并在现实生活践行传统文化基础上思索其在当代的意义,赓续和发展中华民族的“文脉”,激扬和壮大中华民族的“文运”,为实现文化繁荣贡献一己之力。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及相关通知,这是继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和刊发《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以及《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的通知》之后,中央政府关于繁荣社会主义文化而颁布的一系列政策的又一重大举措。“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延续五千年的血脉,是各民族得以和谐安处的共同精神家园,是激发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的最深远、强劲的力量源泉,更是发展现代中国文化软实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基石。极度关注和重视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体现了中央政府对民族文化的高度自信和传承发展传统文化的高度自觉。
    
    戏曲艺术在这份文件中多次被提及,显示出其在国家顶层设计的文化部分占据了令人瞩目的地位,具有重要作用。这是戏曲艺术的历史文化属性及其发展现状所决定的:首先,戏曲艺术在中华大地上传承千年,渊源悠久,其深厚历史积淀形成了独特的艺术形式和美学风格,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其次,戏曲艺术无论是在元代瓦舍勾栏、明代酒馆厅堂、清代茶园戏楼等都市剧场,还是在民间神庙剧场,多以表现国人喜闻乐见的历史故事、宗教故事、民间传说、时事新闻为主要内容,广泛而有效地将民族发展历史、宗教观念以及忠孝节义、礼义廉耻等价值观传播到民众之中,成为增加中华民族凝聚力的强力粘合剂。这些文化遗产中所表现的中国智慧、中国精神和中国价值观,去除那些封建时代的附加内容,仍是我们今天需要传承的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传统文脉的具体表现。第三,戏曲艺术传承久远,但近代以来发展变迁迅速,形成了以声腔、地域为标准划分、命名的几百种地方戏,并大多延续到今天。这些诞生于传统社会土壤下的艺术,在今天的传承发展遭遇到了或大或小的障碍和瓶颈,需要国家政策的扶持,以保存其文脉之不坠。
    
    戏曲艺术作为传统“文脉”,其传承与发展的成绩如何,关键表现在是否能创作出融本土戏剧艺术美学风格和时代审美趣味于一体的、既能体现传统文化精神又契合当代意识的作品。作为综合性极强的戏曲艺术来说,这要依靠编导演、音乐、舞美各个方面的努力,但我们必须承认,在决定这个作品良莠精粗的初始,“一剧之本”的作者——编剧的作用尤其重要且无可替代。因此,当代编剧应该具有高度的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深入了解和把握传统文化的精神内涵,并在现实生活践行传统文化基础上思索其在当代的意义,赓续和发展中华民族的“文脉”,激扬和壮大中华民族的“文运”,为实现文化繁荣贡献一己之力。
    
    当代编剧所需要的高度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首先表现于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高度认可。当代编剧接受的是现代教育,但应该像古代剧作家一样深入了解传统文化经典,入乎其内然后出乎其外,在继承传统文化基础上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本着高度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广泛阅读民族文化经典,对儒佛道、诸子百家的经典着作以及历史典籍有深刻的理解,当代剧作家们方不愧为传统文脉的传承者。正如《意见》中重点任务之一“滋养文艺创作”所指出的:“善于从中华文化资源宝库中提炼题材、获取灵感、汲取养分,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有益思想、艺术价值与时代特点和要求相结合,运用丰富多样的艺术形式进行当代表达,推出一大批底蕴深厚、涵育人心的优秀文艺作品。”中国故事、中国智慧和民族心理,皆保存在古代文化经典宝库中,唯有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方能入宝山而不空回,将传统文化资源化为自己创作的源泉,笔下才能自然流淌出饱含民族文化精神的文字。
    
    其次,是对传统戏曲文学的自信,自觉学习和借鉴古代经典戏曲作品以及各类文学遗产。元杂剧、明清传奇作家创作出中国戏曲史上的众多经典之作,文辞优美、涵义深刻。其在编剧方法上,也具备本土戏曲文学的程式性,比如双线结构、小收煞、大团圆,以及“草蛇灰线”“背面敷粉”“烘云托月”等,代表着中国戏曲文学特有的叙事方式,为人民大众所熟悉和喜爱。这类曲牌体戏曲文学,在曲牌格律上有着严格要求,方能满足表演时音乐、曲唱的需要。例如今天仍然流行于舞台上、为人们所喜爱的昆曲,在创作时必须精心安排联套、恪守四声清浊的曲牌格律,但我们当代的昆曲编剧,还有多少人严格按照曲牌格律在创作?很多人只是仿写《长生殿》《玉簪记》等经典作品中的曲子,甚至随意写成长短句,不会合乎规律地去联套、填曲了。导致这些新创的昆曲作品,要么无法按照水磨调的本来要求去谱曲,要么就谱出偏离本质属性似是而非的昆曲,因此,有的昆曲编剧还需要潜心地向古典作品学习,以敬畏的态度从事曲牌体文学创作。说到板腔体戏曲,对编剧文学素养的要求并非就降低了,民国时期齐如山、罗瘿公、陈墨香、金仲荪、傅绪(清逸居士)、翁偶虹,都是饱读诗书、具有传统知识分子气质和修养的文人,正是他们的创作,为梅尚程荀的艺术发展提供了高质量的文学平台,四大名旦的新创剧目才能代表那个时代的艺术高峰。
    
    再次,编剧家应该在传统经典中涵养,在现实生活中实践、发展自己的人文情怀和担当精神。去年是汤显祖逝世400周年,全国各地举办了各种形式的纪念活动。编剧家汤显祖留给后代的遗产,既有作品中所表现的至情、对人性原始欲望的思索,也有这些作品所体现出的编剧技巧和文学造诣上的启迪,更有汤翁身上体现出的那个时代的“当代意识”和担当精神。最后一点,或许更为重要,没有那样一个思考着、实践着的文人汤显祖,就没有“临川四梦”。当代编剧应该学习这位伟大剧作家身上所体现出的文人情怀和担当精神,才会有可能创作出当代的“临川四梦”。同样,关汉卿、孔尚任、洪昇等伟大剧作家,他们都是有文人理想,把握了所处时代脉搏的剧作家。他们是固有文化的传承者,又以自己的时代为出发点,对固有文化有着深入的思考,并发展、丰富了固有文化的精神内涵。当代编剧同样需要站在现实的立场,寻找到传统文化在今天的意义,并作出新的为这个时代所接受、并能起到引领作用的阐释和生发。以传统为根基,以现实为土壤,以人文情怀、担当精神为躯干,以文字为枝叶,才能创作出立起来、活下去的作品。这样的作品自然会因其具有深厚的民族文化内涵和当代文化意义,而为人民大众所喜爱,才不会像茶杯里的风波那样自说自话、浮华热闹的“景观”戏剧那样昙花一现,。
    
    当然,强调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既要让传统文化薪火相传,也要重视对当代的关注,还离不开对外来文化的学习,离不开与世界各民族文化的交流。只有“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才能真正汲取中国智慧、弘扬中国精神、传播中国价值。当代编剧应该立意高远,以此自我期许,在不断增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生命力和影响力、创造中华文化新辉煌的伟大进程中留下自己的坚实足迹。
    
 

版权所有:昆达理尼文化传播有限公司